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血腥虐待3

血腥虐待3
第03

    狼堡荒岛,属于j博士专用的别墅。j博士的书房里,简洁明快的地中海式风格,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把蔚蓝色的大海连同岛上的亚热带风景一同摄入视线,使这大自然的美景成爲书房装饰的一部分。

    与这美景相辉映的是室内的两具活雕塑──被用複杂、致的绳绑艺术捆绑着悬吊起来的两名赤身裸体的少女。一名少女的手脚在身后被绑在一起,四蹄倒攒地被高高吊起,她的腰上拴着一麻绳,下面吊着一块沈重的大石头。石头的重量使她的腰极不自然地弯曲着,麻绳深深地勒入腰部的皮中。

    另一名少女的双臂被反绑在背后,吊在天花板上的一个铁环下,吊绳收得很紧,少女只得竭力踮起脚尖,才能让脚趾──一只脚的脚趾勉强够到地面;少女的另一条腿的大腿和脚踝被另两绳索捆住吊了起来,纤巧的秀足举过了头顶。

    这种捆绑悬吊的方式能使少女最隐秘的部位得以充分展示,因而具有极强的情色魅力。

    少女的一对房被麻绳用捆术紧紧地绑着,血管丰富的房已经被勒得青紫。白色的正从她的道中流出,顺着大腿部往下淌──显然,这名少女刚被j博士享用过。

    j博士心满意足地披上了一件睡袍,舒适地把自己埋进了柔软的沙发中。

    立刻,一张茶几悄无声息地移了过来。寻常的玻璃桌面,上面放着雪茄烟盒和烟具,还有一杯刚调制好的蒙哥马利尾酒。

    不寻常的是桌子的四只脚,严格地说,这张桌子并不是有四只脚,而是两只手和两只脚──纤巧圆润的少女的双手和双脚。

    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低着头,双手和膝盖着地,背上背负着玻璃的茶几桌面。桌面被几皮带牢固地绑在她的身上。狼堡的狼人们对女奴的训练显然十分有素,少女在地上爬行的动作迅速而又平稳,wrsh\u杯中的酒只有少许的晃动。在j博士的书房中,这种人体茶几被要求时刻跟随在j博士的身边,不管j博士在宽大书房的任何位置,只要一伸手就必须能拿到他需要的雪茄和酒。

    j博士端起了茶几上面的蒙哥马利这是由与十五份gin和一份兑成的非常man的酒,因爲英国元帅蒙哥马利非常喜欢在出征前饮用而得名。在享用过美少女的体后再来品味这种酒无疑是最合适不过的,它特别能强化男人征服女体后的快感。

    j博士啜了一口酒,舒适地把双腿往茶几上一搁。

    哗啦啦┅┅一阵乱响,茶几上的烟盒、烟具翻到了地上。少女用这种低头弯腰的姿势已经伺候了一个小时,本来已极度疲劳,加上稍一走神,在j博士把脚搁上去的时候失去了平衡。

    可怜的少女脸色煞白,又不敢直起身来,直得一个劲地叩头求饶:饶,饶了我吧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

    她知道,j博士决不会轻易饶恕这种错误的。

    j博士的两个贴身保镖在听到房里的动静后早已沖了进来,站在一边等待j博士的吩咐。

    j博士啜饮着手中的尾酒,很长时间一言不发地欣赏着被恐惧笼罩着的少女。有的时候用恐惧感来折磨女,比直接用刑具折磨更具有独特的趣味。

    很长时间,j博士终于开了口:看来这个小姑娘被宠坏了,下跪的姿势还不太熟练。

    一转头向保镖们吩咐道:先在这里让她练练,晚上我再好好教训她

    两个保镖兼打手立刻应声而动。

    *j博士的书房里,这位名叫王琳的女奴已经开始了训练她的双臂被紧紧地反绑着,双腿和双脚也被好几道绳索捆绑着,一道紧紧地捆住大腿,一道捆住小腿,另一道则捆住脚腕,就连两只大脚拇趾也被细麻绳紧紧地绑在一起。当然,捆术更是必不可少的。

    琳琳被迫跪在地上,膝盖下垫着一有着锋利 角的三角铁,她的一头秀发被用绳子拴着吊在天花板上,使得少女只能挺直了身体长跪着。

    三角铁的 角像刀一般锋利,膝盖处的软骨本来就缺少肌或脂肪的保护,被全身的重量直接压在刀一样的三角铁上,真正感到了刺骨的剧痛,痛得钻心。

    黄豆大的汗珠像下雨一样从少女的额头滚落,和着屈辱的泪水滴到了地上。她好想大声叫出声来,她觉得叫出声来能够减轻一些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可是两道绳索勒着她的嘴,在脑后紧紧地打了个结,使她无法发出喊叫,只能从嘴里传出一阵阵含糊不清呜咽呻吟。

    j博士衔着雪茄,把脚架在茶几上──当然是新换的另一张人体茶几。他颇有兴致地欣赏着眼前痛苦挣扎着的少女,被用这种方法捆绑吊着,少女实际上没有多少挣扎的余地,但正是这种极度拘束下的些微挣扎才更具有官能魅力。

    j博士显然还不满足,他站起身来,走到少女的面前,手里拿着两个电工夹线用的鳄鱼钳,上面带有尖利的锯齿。一伸手,j博士抓住了琳琳的左。少女的房娇小盈握,但紧密挺拔,比之豪又有一种别样的情致。房上小花蕾般的头只有黄豆般大小。j博士用手指捏住少女的头,用力向外一拽,然后松开手,在头尚未完全恢複原状的时候,j博士把鳄鱼钳夹在了少女细小的头上。

    呜┅┅呜┅┅

    少女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从喉头发出一阵哀嚎。

    鳄鱼钳的尖齿刺入了头娇嫩的皮里,不一会,就有一丝丝殷红的鲜血渗出,泄红了锯齿。少女的头是她身上最爲娇嫩、敏感和珍爱的地方之一,如何受得了这样的摧残。j博士如法制在少女的另一个头上也夹上了鳄鱼钳。

    当然,这还只是开始。接着,j博士把两个铁块分别吊在两个鳄鱼钳上。

    铁块向下一坠,少女细小的头顿时被拉长到了一公分。特别是头部被拽得又细又长,好像就要被从房上撕落下来一样。几滴清泪从少女得脸上滴落到房上,滑动着。鳄鱼钳下吊着得铁块不停地晃动,连带着房也在不住地颤动,那几滴泪珠也随之很快滴落到地上,消失了。可是,少女的煎熬却不会很快结束,她不知道这种残酷的折磨还要持续多久,但她知道晚上肯定还有更毒辣的酷刑在等待着她。

    书房里回响着自新大陆第二乐章的甯静慢板,由印第安灵歌衍生而来的旋律衬托着少女痛苦的呻吟,显得格外地凄惨,令人肝肠爲断,这种声音组合的效果竟然是那麽出人意料的和谐。

    *森可怖的狼堡地下刑房里,赤身裸体的少女被吊在屋中央的刑架上。

    琳琳的双臂被反扭在背后,刑架上的滑车里垂下的绳索分别绑住她的两只手腕,吊绳收得很紧,使她不得不吃力地踮起双脚才能让脚尖刚够着地面,她的双臂被吊得又酸又痛,痛苦难忍。少女的头低垂着,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

    j博士走到无助地挣扎着的琳琳面前,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少女知道现在什麽样的求饶都是无济于事的,只能更激起这帮打手的虐欲。整整半天的折磨摧残反而使少女变得倔强起来,琳琳紧闭着嘴,一声不吭。

    j博士冷笑了一声,把少女的头用力一搡,他决定今天亲自动手来过过拷打美少女的瘾。

    j博士从墙上挂着的一排鞭子中选了一又、又长的,走上前,试着挥了挥。然后,黑色的皮鞭被高高地抡起,狠狠地朝少女赤裸着的背上抽去。

    嗖┅┅

    的一道尖厉的啸声,像是绸布被人用力撕开的声音,皮鞭带着风声抽到了少女的身上。

    随着少女啊┅┅

    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细嫩的肌肤像用剃刀划过似地齐斩斩地被撕开,少女的背上顿时显出一条又红又肿的鞭痕,血红血红的鼓鼓地向外翻着,鲜血立即流了出来,这种牛皮鞭抽下来的劲很大,连五髒六腑都被震动了,引起了一阵呕吐感。

    j博士走近琳琳的身后,仔细查看着鞭打造成的伤痕。血红血红的鞭痕刻在少女洁白柔嫩的肌肤上,对比十分强烈,在虐狂的眼中具有一种特别的美感。

    j博士鞭打的节奏并不快,每抽一鞭,他就稍停片刻,仔细查看一下鞭打在少女身上造成的效果。他并不想让少女很快昏死过去,他要把少女的痛苦尽量延长。

    虐的真谛并不在于最后的结果,而在于充分享受施虐过程所带来的官能快感。

    呵┅┅

    呵┅┅

    j博士左右开弓地挥舞着皮鞭,恶狠狠地朝少女赤裸着的背部,臀部和修长迷人的腿上抽去,鞭鞭见血。琳琳被打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特别是当皮鞭呼啸着从空中抽到皮上的那一瞬间,那种彻心彻肺的剧痛简直难以形容,连一辈子都忘不了。

    先是皮鞭重重地打击到体上産生的那种沈闷的撞痛,鞭打的沖击力使内髒翻江倒海般感觉好像挪了位,接着是皮鞭撕开皮时尖厉的刺痛,然后是鞭子带着被抽飞的皮和血珠离开身体,给伤口留下的火辣辣的灼痛。所有这一切只是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但産生的痛楚极其强烈,足以持续到下一次鞭击。

    可怜的姑娘尖声惨叫着,想以此来减轻一些酷刑的痛苦,她的身子随着皮鞭的抽打而痛苦地抽搐着、挣扎着。鞭刑是所有酷刑中最古老的,古今中外所发明的鞭刑种类不下数十种,但由于皮鞭使用方便,拷打的效果显着,所以曆数千年而生命力犹在,至今仍是最常用的拷打方法之一。

    j博士走到琳琳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使少女的脸仰了起来,这麽漂亮的身段,刻满鞭痕会变得更感的,还会让你好好记住今天的教训

    少女的脸由于难言的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了,原先那双明澈的眼睛里现在流露出的只有绝望和满含怨毒的仇恨。

    j博士把少女的头用力一搡,狞笑着向打手们命令道:给小姐好好洗洗伤口,这样浑身是血的多不好看

    两个打手拿来一瓶酒,走到少女背后,把酒浇在了少女的背上,然后用手在少女满是鞭痕的背上涂抹着,少女顿时从嗓子里发出了一阵令人耳不忍闻的惨叫,只觉得伤口处像火烧火燎一样剧痛难忍,她浑身抽搐着,徒劳地挣扎着。

    酒和着血水从背上流过少女修长的双腿,最后顺着脚背到脚尖在地上滴落了一大滩。皮开绽的伤口在酒的烧灼下所産生的那种痛苦,没有受过这种非人折磨的人是简直无法想像的,即使是男人也很难承受得了这种酷刑,更何况这样一个年轻娇嫩的少女呢

    琳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拚命挣扎着──实际上被用j博士发明的这种捆绑吊打方式吊起来受刑,已经没有什麽挣扎的余地了。由于被吊在刑架上的时间太长,少女踮起着的脚尖已经很难支持全身的重量了,这样吃在双臂上的份量就更重,肩关节针刺般地剧痛难忍,手臂好像快断了似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琳琳的惨叫声已经嘶哑了,她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了,她甯自己就这样死去,也不要再承受这样的严刑拷打。

    j博士又一次抓起琳琳的头发,使少女的脸仰起来。琳琳的长发披散开来,和着汗水、泪水一起粘在额头、脸庞上,脖颈涨得老。j博士恶毒地狞笑着:知道了没有在这里没有犯错误的余地,不然我让你死不了,活不成

    琳琳的牙齿紧咬着下唇,竭力承受着难言的痛苦,从牙缝中发出一声声哀嚎般的嘶鸣。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少女的脸涨得通红,巨大的痛苦使她的脸也变得扭曲了。

    松开琳琳的头发,j博士觉得意犹未尽,他还想在少女的身上试试更厉害的鞭刑。鞭刑中使用的皮鞭其实是很有讲究的。不同的场合常常需要选用不同的皮鞭。比如熟牛皮做成的皮鞭能在体上産生红肿的鞭痕,但一般不会皮破血流,比较适合在虐活动开始之前进行仪式的鞭打,産生很好的装饰效果,属于类;而生牛皮编成的皮鞭可以使人皮开绽,産生的效果,特别适合于惩戒的拷打,其痛苦可以让人终生难忘。

    j博士今天想试试特别一点的,他从墙上挂满了鞭子的架子上选了一弹簧鞭。这种鞭子是由软钢条外缠绕上牛皮条制成,软钢条既硬又富有弹,一鞭子下来劲很大,抽到身上除了把肌肤像用刀子似地深深地撕开
欲成欢帖吧
,那种沖击力还常常能把人的内髒震坏,活活地把人打死。这是一种极爲残酷的刑具,通常只是在需要不惜手段进行严刑拷问时,或是故意想把人往死里打时才用,但今天j博士兴之所至,竟不惜对这样一个犯了点小过失的十九岁娇嫩少女动用了如此残忍的酷刑。

    j博士再次抡起皮鞭朝琳琳赤裸着的背上、臀部和腿上抽去,毒蛇似的皮鞭继续不断地舔噬着少女的身体,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刚抽了七、八下,少女的背上就已经布满了鞭痕,抽到十几下时,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了。刑房里j博士挥动鞭子时的喝叫声,皮鞭撕裂空气抽到皮上的嗖嗖声和少女撕心裂肺的尖声惨叫混成一片,令人毛骨悚然。

    少女的背上鞭痕纵横交错,身上满是一道道绽开的伤口,血红血红的皮肿胀着,难看地向外翻着,鲜血直往外流。由于被吊在刑架上的时间太长,踮起的脚尖已经没有力气来支持整个身体的重量了,绑绳深深地勒进了手腕上的里,双臂痛得钻心,她的眼前金星直冒,身子随着皮鞭的抽打而无力地挣扎着。

    终于,j博士停了下来。她再次走到被打得死去活来的少女面前。琳琳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就像屠宰场里一块血淋淋的似地被吊在刑架上。仅仅半个小时,就已经很难想像少女原先让人气喘心跳的娇美躯体是什麽样子的了。琳琳被打得遍体鳞伤,满身是血,头无力地倾覆到了前,脸色惨白,沈重地喘着气,嘴唇已经被牙齿咬破了,赤裸的身上和修长的腿上那光洁、柔嫩的肌肤上布满了一道道令人惨不忍睹的鞭痕,又红又肿,原先苗条可爱,楚楚动人的少女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她原先还尖声惨叫着,但随着拷打的进行,叫声越来越轻,渐渐地变成了呻吟,最后终于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少女被折磨得痛不欲生,她觉得自己整个身体的神经好像都暴露在外面,即使是最轻微的触或动作也会引起周身一阵阵的疼痛。透过眼前蒙着的一层白翳,她看见了j博士走上前来的身影,看见他狰狞的脸凑到她面前。

    少女的头耷拉着,任凭j博士如何嚎叫而毫无反应,她已经被拷打得昏死了过去。